<mark id="xzdya"></mark>
      1. <ins id="xzdya"></ins><sub id="xzdya"></sub>
      2. <b id="xzdya"></b>
        新聞網首頁 人大主頁 數字人大 校長信箱 廣角 部處 院系 校園 校務 交流 學者 學生 學術
        返回首頁
        您的位置:人大新聞網>人大之子
        許崇德:新中國法律體系建設的積極推動者
        2018-12-27 16:20:36
        46,771 次瀏覽
        來源:法制日報
        編輯:鄭 鈺

        圖①為青年時代的許崇德。

        圖②為2012年10月,許崇德在家中拿到新出版的《中國憲法》教材。

        一棵樹干黝黑的老槐,枝丫遒勁伸向天空。

        老槐樹立于中國人民大學西門附近,與東門的實事求是石一樣,見證了學校的歷史變遷。

        在這棵老樹的北側,是拔地而起的明德法學樓,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所在地。

        12月24日,冬至節氣第三天。

        一大早,《法制日報》記者趕到這里,尋訪參與、見證新中國憲法發展進程的老者——許崇德先生的故事。

        這位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中國憲法學泰斗,在這里度過了他六十余載“學而言憲”生涯,于2014年3月3日逝世。

        今年12月18日,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中共中央、國務院授予許崇德“改革先鋒”稱號。

        改革開放后,許崇德出版個人著作《國家元首》,成為改革開放以來最早系統地介紹各國元首制度的一本政治學著作

        明德法學樓東側,有幾座教工樓。

        在其中一棟樓的一套小三居室里,許崇德度過了幾十年光陰。2005年3月29日,記者曾到這里拜訪并采訪他,見面的場景至今仍是歷歷在目。當時,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拿著一本相冊,一邊翻著照片,一邊介紹他的經歷。

        冬日陽光下,記者再次來到這套寓所前,原本斑駁的外墻如今重新粉刷過。他的家人已經不在這里居住。2005年9月,許崇德老師搬到世紀城新居,他逝世后,他的書房繼續保留了下來。

        教工樓距離明德法學樓僅幾步距離,記者隨后來到明德法學樓前,沿著臺階拾級而上,進入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辦公區。

        在一間教授工作室里,記者見到了許崇德的第二屆碩士生、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韓大元,他還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中國憲法學研究會會長等職務。

        韓大元向記者提供了關于老師的一些資料。

        許崇德,1929年出生,1951年畢業于復旦大學法律系,同年9月到中國人民大學國家法教研室攻讀研究生,學習馬克思主義憲法學,后留校任教。

        1954年,許崇德參與了憲法起草委員會秘書處的工作,見證了新中國第一部憲法的誕生。十年特殊時期,中國人民大學被撤銷,他被下放到江西勞動,1971年回到北京,在北京師范學院(現首都師范大學)工作。

        1978年,中國人民大學復校。回到中國人民大學后,許崇德擔任法律系憲法學教研室主任。這一年,他49歲,已近知天命之年。

        同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在確立改革開放政策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大政方針的同時,提出了健全社會主義民主和加強社會主義法制的任務。

        社會主義法制離不開憲法。

        隨后幾年間,許崇德寫的《論“序言”在憲法結構中的地位》《關于我國元首的理解》等論文相繼問世,他還出版個人著作《國家元首》,尤其是后者,是改革開放以來最早系統地介紹各國元首制度的一本政治學著述,對國家元首的性質、功能與地位作了系統的闡述。

        1982124日,憲法修改草案提請五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表決并獲得通過。許崇德在國家主席、憲法監督、選舉制度等方面提出的一些建議被采納

        在韓大元提供給記者的材料中,一張黑白照片的文字說明吸引了記者的目光:1982年11月,憲法修改委員會秘書處合影。

        照片里,十幾個人分3排站在京西玉泉山某賓館的墻壁前,許崇德站在第二排。

        他于1980年9月被派至憲法修改委員會秘書處,參與憲法修改工作。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國政治經濟形勢發生了巨大變化,原有的憲法已經不符合當時的社會實際,修改工作被提上了日程。”許崇德生前曾在一篇文章中回憶說。

        秘書處是一個草擬憲法條文的機構,成員主要是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北京大學等單位的法學研究人員,一開始包括許崇德在內只有4人,后來擴充至十幾人。

        “秘書處請來各界人士,召開多次座談會,討論憲法草案。收到建議和意見后,秘書處不斷修改、完善憲法草案。整個修憲過程都在咬文嚼字,字字句句地推敲。秘書處每隔一兩天就要印刷一次草稿,根本數不清寫了多少遍。”許崇德生前回憶說,“我的正式立法生涯嚴格來講應當是從1982年全面修改憲法開始的”。

        1982年5月,一個星期天的晚上,參加起草的專家大多回家了,只有許崇德和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王叔文還在玉泉山。忽然,彭真從隔壁樓打來電話,叫他們去商量修改憲法序言底稿。

        回到房間后,許崇德以一首《玉泉山之夜》,記錄下他們在燈下修改憲法草稿的情景:“假日庭園寂,平樓臥室幽。逐行斟字句,對坐語喃啾。燈下詞初定,紙間策已籌。憲章臨十稿,尚欲益精求。”

        1982年11月26日,憲法修改草案提交五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審議。12月4日,憲法修改草案提請大會表決并獲得通過。許崇德在國家主席、憲法監督、選舉制度以及基層政權建設等方面提出的一些建議被采納。

        “我認為,現行憲法最大的成就是第一次在憲法文本中明確: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這是我們對憲法的準確定位。”許崇德生前告訴記者。

        他還認為,現行憲法正確總結了歷史,并在一定意義上規劃了未來,“大大超越了1954年憲法,是我國有史以來最好的一部憲法”。

        此后,許崇德又參加了1988年、1993年、1999年、2004年4次對現行憲法的修改,推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依法治國、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等內容寫入憲法。

        “回顧歷史,通過修正案的方式對憲法進行部分修改是較好的形式,它既能保持憲法的穩定性,又能保持憲法內容的適應性,與時俱進。”許崇德生前告訴記者。

        他推動了一國兩制理論的體系化,為香港、澳門基本法的制定以及落實一國兩制作出了重大貢獻,也發展和完善了我國的社會主義憲法制度

        在明德法學樓學術報告廳門口的墻上,掛著一張大幅合影照片。照片上,鄧小平坐在前排,許崇德就站在鄧小平身后。

        照片說明顯示,這是1990年許崇德教授和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其他委員接受中央領導同志的接見。

        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陳列室里,記者還看到了4份全國人大常委會頒發的任命書,值得注意的是,它們由4位不同屆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頒發,對象都是許崇德。

        第一份任命書頒發于1985年6月18日,由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彭真頒發,內容是:任命許崇德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

        “一國兩制”史無前例,基本法同樣是新生事物,要在基本法中落實“一國兩制”基本方針,非常復雜。即使對他這位資深法學家來說,也是一個全新的挑戰。于是,他邊工作、邊學習、邊適應,全面、準確理解并解讀“一國兩制”的深刻內涵。

        許崇德撰文認為,“一國兩制”的前提是“一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統一的單一制國家,只有一部憲法、一個中央人民政府。“兩制”是指存在于我國的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種不同類型的社會制度,但“兩制”也是有主次之分,社會主義是主體,“兩制”的存在不會影響國家整體的社會主義性質。

        “他推動了‘一國兩制’理論的體系化,為香港、澳門基本法的制定以及落實‘一國兩制’作出了重大貢獻,也發展和完善了我國的社會主義憲法制度。”韓大元說。

        1990年4月4日,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此后,許崇德又從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萬里手中接過任命書,受命參加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工作。1993年3月31日,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1996年1月、1998年4月,許崇德先后擔任香港特區籌委會委員和澳門特區籌委會委員。作為籌委會委員,許崇德參與完成了多項重要工作,其中工作量特別大的就是對原有法律的審查。

        1997年6月30日和1999年12月20日,許崇德分別參加了中英、中葡對港澳的政權交接儀式,并出席了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的成立大會。

        此后,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在實施過程中出現的一些新情況,許崇德和其他參加過基本法起草的學者一道,致力于維護基本法的權威、落實“一國兩制”,被譽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四大護法”之一。

        依法治國的根本是依憲治國,依法辦事首先應當是依憲辦事。道理很簡單,因為憲法是國家根本法,忽視憲法就無異于丟掉了立國的根本

        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辦公區走廊的墻壁上,還有一張照片: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穿著西裝,對著話筒在講課。

        照片說明標注的是:1998年,許崇德教授在全國人大常委會首次舉辦的法制講座上授課。

        1998年6月1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一次法制講座開講,許崇德向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鵬、各位副委員長和諸多委員們主講《我國憲法與憲法的實施》,對憲法與中國社會變遷關系、憲法精神以及如何監督憲法實施提出建議。

        韓大元回憶說:“許老師接到講課任務后,堅持自己寫講稿,他先圍繞這三個方面準備了一個框架,然后開始寫講稿。在寫作過程中,許老師讓我幫他找資料,跟他一起討論相關問題。”

        許崇德當時在講稿中明確提出:“依法治國的根本是依憲治國,依法辦事首先應當是依憲辦事。道理很簡單,因為憲法是國家根本法,忽視憲法就無異于丟掉了立國的根本。”

        韓大元還告訴記者,正是在這個講稿里,許崇德第一次系統闡述了中國憲法的指導思想和基本精神,特別是憲法的指導思想寫在憲法序言的意義,明確提出序言和條文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

        對此,許崇德當時講課時旗幟鮮明地說,序言應該跟條文一樣具有法律效力,違背序言就是違憲。因為序言寫入了國家發展的指導思想,特別是規定了國家的總任務,“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也在序言里,如果違背它,當然是違憲。

        他生前還專門撰文分析,憲法是一個整體,決不能把憲法分割成有效力的部分和沒有效力的部分。全國人大在通過憲法時,從整體上賦予了憲法以最高法律效力。作為憲法不可分割的有機組成部分,序言當然不能脫離有效的憲法整體而成為沒有法律效力的獨立體。

        2002年12月4日,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的“首都各界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公布施行二十周年大會”上,許崇德作為全國高校唯一的學者代表,作了《現行憲法是黨的主張和人民意志的統一》的發言。

        同年12月26日,北京中南海。

        十六屆中央政治局舉行第一次集體學習,主題是“認真貫徹實施憲法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許崇德是主講人之一。

        講課開始,他十分感慨:“當年,就是在這間屋子后面的懷仁堂,新中國第一部憲法誕生。”隨后,他就憲法的根本法地位、新中國憲法的發展歷程、現行憲法的主要內容和特點等問題作了講解,并就加強憲法解釋等問題提出建議。

        韓大元回憶說,在這次講課中,許老師強調了如何通過憲法治理國家,在憲法實施中,既要重視憲法修改,同時也要重視憲法解釋。在講座最后,他就提出來,我們要積極發揮憲法解釋的作用。

        他認真總結改革開放以來的憲法發展規律,在憲法學體系與結構方面進行創新,發展完善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憲法學的學科體系

        當年采訪許崇德時,他說,他喜歡別人稱自己為“老師”,教書才是自己一生的“主業”。

        在他的教學生涯中,他總計培養了52名博士研究生,是當之無愧的“桃李滿天下”。

        他從事憲法學教學科研六十載,為新中國憲法學的創立和發展嘔心瀝血,作出了杰出貢獻。2005年,他獲得中國憲法學研究會“新中國憲法學發展特殊貢獻獎”,2012年被中國法學會評為“全國杰出資深法學家”。

        韓大元告訴記者,許崇德的學術貢獻主要在于:系統地提出中國憲法學基本范疇與理論框架,為憲法學的中國化作出重大學術貢獻;提出憲法學體系是反映中國憲法學科內在規律的理論、知識,以憲法文本的結構為基礎,提出體系化的憲法理論;創立憲法史學;推動“一國兩制”理論的體系化等。

        “特別是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憲法學》首席專家,認真總結改革開放以來的憲法發展規律,在教材體系與結構方面進行理論創新,發展完善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憲法學的學科體系。”韓大元說。

        2004年,我國1954年憲法頒布50周年,許崇德被評為央視年度法治人物,當時的頒獎詞說:“親歷了新中國憲法事業和法治建設每一步的許崇德,讓我們感受到50年光榮和50年輝煌的交織,讓我們感受到中國法治建設一段不平凡的曲折歷程,讓我們感受到一代法律學者對法治的無悔追求。”

        10年之后,也就是許崇德逝世的2014年,他被評為央視法治人物之年度致敬人物,頒獎詞這樣寫道:“這一生,你做的事很多,有一件,60年沒變;這輩子,你研究的法很多,只一部,相伴了一生。你燃燒自己,用了85個春秋,自此,在憲法的光芒里,我們將永遠仰望你溫暖的背影。”

        “身隨國運經霜雪,心與民情共樂憂。”許崇德用以明志的詩作,也是他那一代法學家與國家共命運的真實寫照。

          記者手記

        這是一次特殊的采訪。

        因為采訪的對象——剛獲得“改革先鋒”稱號的許崇德先生已然不在人世。

        這也是一次幸運的采訪。

        因為記者在13年前采訪過許崇德先生,當時,他整整給我們講了一個下午,給我們看了許多照片,還在他的傳世之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史》內頁空白處認認真真簽上名送給我。

        正如他的首屆碩士生、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憲法學研究會副會長胡錦光所說,許老師是一位認真的人,是一位睿智的人,是一位思想先進的人,也是一位性格溫和的人,因此才能達到別人難以企及的學術高度。

        祝愿先生在另一個世界安好。

        分享到:
        黄色免费视频在线播放